恢弘史诗点燃舞台 成都美学唤响共鸣 舞剧《努力餐》成都首演,致敬英雄

2020-09-04 11:43:17

  一部有美食、有说唱、有川剧,燃点与泪点并存的舞剧,会是什么模样? 2020年9月4日,在成都城市音乐厅,来自全国的舞蹈戏剧届专家和蓉城观众将率先观看舞剧《努力餐》的成都首演,“享用”了这场饕餮视听盛宴。 在100分钟的时间里,该剧用“浓烈、鲜活、深刻、壮美”的全新舞台呈现方式和艺术表现手法,讲述了充满浓郁“天府烟火气”的革命故事,激发出人们的爱国主义热情和不忘初心、牢记使命、砥砺前行的责任感。

  舞剧《努力餐》在中共四川省委宣传部、四川省文化和旅游厅指导下,由中共成都市委宣传部、成都市文化广电旅游局 、中共成都市委党史研究室共同出品,成都艺术剧院有限责任公司制作演出,是成都市向中国共产党成立一百周年献礼的重点舞台剧目。早在9月开演前,舞剧《努力餐》就已获得社会各界广泛关注。7月中旬的内部审查演出获得在场领导专家的一致好评,并于2020年8月份入围第十二届“荷花奖”终评作品。

  该剧由中国舞蹈界新锐青年编导王思思和钱鑫共同创作。项目集结了国内一流主创团队,编剧潘乃奇、舞美设计刘科栋、灯光设计邢辛、执行编导吴淼、编导肖旭、高德瑞、李香宇、服装设计莫然、多媒体设计胡天骥、造型设计王岩、道具设计王志斌,主要演员黄琛迪、李香宇、高德瑞、祁野等都是业内的佼佼者。

  聚集地域革命题材

  编织磅礴史诗交响

  革命题材舞剧众多,《努力餐》却另辟蹊径,从一位成都“非典型”的革命者事迹入手,将目光聚焦于20世纪30年代的“努力餐楼”,讲述了在日本帝国主义侵我中华之际,一代革命党人如何为解决劳苦大众吃饭问题努力奋斗、血战到底的故事。

  舞剧中的主要人物车老板以革命先烈车耀先的生平事迹为原型进行改编。与大部分工农阶层出身的革命者不同,车老板青年时经商有方,甚至在国民政府人脉甚广,本可以在乱世中安享太平。然而,他却心系身处社会底层、食不果腹的百姓,希望改变国弱民穷的现状,毅然加入共产党。为了扫除文盲,让更多人识字,他开创了“注音符号传习班”;在日军侵华之际,他创办《大声》报,为民族救亡大声疾呼;为解决劳苦大众的吃饭问题,他建立了大众餐馆“努力餐”。

  “努力餐”创立于20世纪30年代,推出了味美价廉的各色菜肴。无论达官显赫、还是车夫、报童、学生等平民大众,都能在这里享用平等的餐食。车老板希望百姓不仅吃饱,还能吃好,因此特意聘请两位名厨,举凡餐馆厨事,都由车老板亲自与厨师共同研究。 此外,努力餐楼还兼备多重功能。既是《大声》周刊的刊印发行地,也是中共党员秘密联络站。同时,还承载着向革命根据地输送情报与人才的使命。

  舞剧《努力餐》将车老板与努力餐楼的传奇经历浓缩在短短的100分钟内。在有限时间内展现高密度的剧情本是挑战,但《努力餐》的情节处理却松紧得当、充满艺术张力:烟火气浓郁的餐楼图景、悬疑色彩的谍战情节、为百姓加餐血战到底的凝重历史气息,层次鲜明地穿插与铺展,宛如一支磅礴的史诗交响。

  舞剧序幕伊始,一整面注音符号麻将构成的密码墙被拨乱、又重新建构;雨夜,伴随屏幕上向前行进的街道,几名骑自行车的黑衣特务如黑影般暗中跟随……近似“裸眼3D”的多媒体效果将观众瞬息带回20世纪的成都老街。

  《努力餐》的故事大都发生在餐楼内,舞剧诙谐地重现了20世纪30年代老成都餐楼茶馆中的生活情趣与细节。第一幕伊始,努力餐楼开门迎客。店伙计们肩披白毛巾在矮桌竹椅旁起舞,车老板与黄三妹殷勤地招呼来客。上至达官贵人,下至下里巴人,各色人等悉数登场,虽仅是一餐楼,却无所不包,像极了复杂社会的缩影。在舞段中,还穿插着精彩的功夫茶表演和川剧变脸,甚至掏耳朵、洗脚、擦鞋、按摩等皆穿行其间,活脱一个众生相,令人浮想联翩。第二幕中,黄三妹在后厨忙碌,几位小厨娘偷吃了几口水煮鱼、麻婆豆腐,享受地吮指、咂嘴,灵动的肢体语言给观众以强烈的代入感,忍俊不禁。成都街头巷尾冒着的人间烟火气,也在演员的指尖、足尖淋漓尽展。

  作为秘密情报交接地,努力餐楼中不乏激烈悬疑的心理近战。舞剧中一段车老板与冷处长相互躲藏的戏,借用了京剧《三岔口》中的经典段落,三人围绕一张矮桌,在暗夜中彼此试探、随时可能因发现彼此而暴露身份,看得人心头一紧。而几场最精彩的心理博弈,则大都围绕餐桌展开。舞剧开头,车老板、黄三妹、变脸演员兼地下党员亮嗓子、军统特务冷处长四人围坐在一桌川菜旁,表面上其乐融融,却在灯光转换间,突然将想象中的猜忌外化成为餐桌上的斗争场面——四双餐桌上的筷子宛如尖刀利刃,相互冲撞,直指心脏。将心理冲突外化为舞蹈动作,在寻常的餐桌上突然插入,亦是《努力餐》在舞蹈编排上的创新之处。在后几幕中,观众可以看到围绕沸腾的火锅展开的生死拷问、一碗担担面两端的诀别愁绪……可以说,每一场吃戏,都是一次内心戏冲突的集中爆发。

  为解决大众吃饭的温饱问题挺直腰杆,抛头颅、洒热血的动人情绪,是舞剧的重中之重 。 几场群舞大戏,铿锵而悲壮,为全剧填上了极为厚重、深沉的底色。舞剧中段,当日军逼近,一场突如其来的轰炸让所有观众的心提到嗓子眼;车老板与黄三妹手捧饭碗,探望食不果腹的贫民百姓,昂扬地大声疾呼呼吁抗日、救亡,令人心潮澎湃;为保护情报不落入敌人手中,亮嗓子掩护车老板撤退,以一身关羽”单刀会”的形象只身抗敌,临危不惧;终章的“血战”舞段,当餐楼众人散去,仅剩车老板一人挺直腰杆,拿起枪杆——这时,大气磅礴的说唱昂扬响起,已经牺牲的、和仍在战斗的人们从燃烧的血色幕布后走出,象征着一代革命者强大的精神世界和不渝的志向与信仰——“为百姓加餐,努力努力;救民族危亡,血战到底!”壮烈的旋律、激昂的舞蹈和舞者们坚定如铁的眼神,将舞剧推向最终的高潮。

  多方汲取四川文化元素

  铺展成都生活美学画卷

  在紧凑的编排之外,《努力餐》也“烹制”出独特的四川韵味。为了忠实表达老成都的民风面貌,主创团队进行了20余次采风,8次出入成都博物馆。从生活中汲取文化,将文化浓缩为元素,再从舞美、音乐、历史文化等多个层次向舞剧进行渗透,希望让观众从更多维的角度,从舞剧中感受成都美学、品味成都味道。

  《努力餐》的舞台以抽象的一桌二椅为核心意像,以餐楼为主要情节场域,贯穿始终。一桌二椅,正是编剧、导演与舞美设计在汲取成都文化后,提炼出的文化符号。吃饭的形态发生在桌椅之间,桌椅的意像在中国戏曲里得到了极致的表达,甚至产生出一种符号的象征意味,也体现了国人的思维方式:既是桌椅,又非桌椅,它在观众的想象中和创作者的处理中千变万化。而舞剧中的竹靠椅,正是老成都茶馆中最常见的座椅。竹子清凉巴适,造型独特,也体现出四川人的那种坚韧清脆的性格特征。

  舞剧的音乐运用同样极具成都色彩。博取四川音乐重长,创意融合巴蜀传统民歌与现代音乐曲风,令人耳目一新。

  几首耳熟能详的四川民歌,经过改编,被赋予了更丰富的意涵。一曲《太阳出来喜洋洋》运用在餐楼营业的段落率先开场,一下子便将观众代入生气勃勃的气氛当中。而在第四幕,历经同胞牺牲、河山破碎,当车老板决心为守护烟火人间血战到底,餐楼的伙计们和车老板夫妻二人一同,享受着最后一日的阳光。这时,这支民歌再度响起,却一改此前活跃的氛围,从淡而抒情的旋律层层推向浓烈,直至充满蓬勃的希望与内在的张力,仿佛预示着头破血流的决战,与终将到来的曙光。

  而另一首四川民族情歌《槐花几时开》的音乐动机,则被广泛运用在车老板与黄三妹的双人舞段中——入夜时分的缱绻柔情,崩溃时的相互扶持,别离时的最后告别……地域气息浓郁的民歌小调,好似汇聚了四川人民的爱与泪,最终涌现在夫妻二人的深情之中。

  在舞剧编排的过程中,主创团队也注意到川剧中锣鼓打击乐的特色。在川剧中,“大锣鼓”被用来表现气势宏大、情绪激烈的场面;而一些“小打”,如小锣、小鼓、铰子等,则用来表现文静闲适、轻松活泼的场面。《努力餐》主创特意请川剧院老师实录了器乐锣鼓点和说唱锣鼓点,融入在情节中。例如,剧中车老板、亮嗓子和冷处长的三人斡旋,便在悬疑的音乐段落中加入锣鼓,增强了表现力。而亮嗓子的变脸表演、“单刀会”赴敌的段落,川剧锣鼓配乐的虚实相生、遗形写意则被展现的更为淋漓。

  舞剧最后,则破天荒加入了现代的说唱元素,彻底将成都人骨子里的乐观、洒脱、不拘浩瀚泼洒。为配合全剧氛围,说唱没有采用电子编曲,而是调度了一整支交响管弦乐队,配上成都方言的唱词:“炮弹飞来/就当是个火炮儿/大刀砍来/就当是个孝顺儿/努力/努力/我要血战到底……”,点燃了台上演员与台下观众不灭的“成都魂”、“中国魂”。

  除此之外,舞台上还出现了众多成都人熟悉的文化元素——变脸、盖碗茶、火锅筷、川菜、叮叮车……活脱脱一副活色生香的成都百景图鉴。首演结束之后,舞剧《努力餐》将积极准备巡演工作,为成都世界文化名城建设和“三城三都”品牌打造贡献力量。

  四川故事唤醒普世共鸣

  致步入黑夜的革命英雄

  《努力餐》以其独特的题材,引发了强烈共鸣。在最近的试演阶段,吸引了各个年龄层的观众,有白发苍苍的“老革命”,有结伴而来的青年人,而最小的观众,只有10岁。但不论老少,都被紧张的剧情代入,又会被某个片段击中心灵。

  100分钟的演出中,前半场观众屏气凝神,沉浸在剧情的紧张气氛、与鲜明独特的四川文化中。随着剧情推进,又被环环相扣的故事情节与剧中人物情绪感染。舞剧落幕,掌声不绝于耳,结尾“血战到底”的说唱余韵久久萦绕,甚至有不少观众走出剧场,还在轻声哼唱。

  罗奶奶是一位77岁的“老成都”,她亲历了这座城市从战争到和平的变迁,而《努力餐》让她回忆起数十年前的老成都景象,也让她想起父辈们为了全家能吃上饭、奔赴战场的时分:“剧中很多元素,比如茶楼的老竹椅、盖碗茶、叮叮车、还有洗脚的木桶,都是我们一代人的回忆。车老板所经历的故事,也是我的爸爸妈妈所经历的。一代人为了吃上饭努力奋斗的这种韧性,值得让今天的人再来回味、学习。”

  而年轻人则被《努力餐》独特的四川文化元素吸引:“整部舞剧串联起了各种有趣的四川文化符号,让我们看完后都对四川的民歌、戏曲产生了兴趣,最后的说唱更是点睛之笔。革命题材的舞剧中,竟然以成都话的说唱来做结尾,《努力餐》用又潮又燃的形式,承载了普世的精神——不论哪个时代,我们的努力都是让更多人吃得上饭。整部剧让我们也和那个年代的革命前辈产生了共鸣。”

  今晚的正式首演,让人更为期待。舞剧《努力餐》不仅挖掘了传统红色基因密码,更标定了我们“走向何方”的精神路标。它所蕴含的爱国主义、英雄主义、奉献主义等革命精神是红色文化的天府表达,传承了党与人民生死与共、血乳交融的革命传统,弘扬了中华民族英勇无畏、前仆后继的英雄气概,是中华文化的时代结晶,具有十分重要的现实意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