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洁饮食划区收治……语文教师带你盘点古人战疫中的良方妙计

2020-03-25 15:35:14 责任编辑NO。郑子龙0371

回顾前史,洞见未来。近来,重庆一中语文教师李妍梳理了前史上的战“疫”相关常识共享给同学们,清洁饮食、划区收治、维护生灵……同学们,是不是觉得很眼熟?让我们一块儿来看看古文中是怎么叙述的吧。

【文献中窥见疫病前史】

据考证,我国对疫情有清晰文字记载始于商朝。

赤壁之战, 就和疫病盛行有直接的联系。《三国志·魏书·武帝纪》对赤壁之战的疫疾作了详尽的描绘:“十三年春正月公至赤壁,与备战晦气。所以大疫,吏士多死者,乃引军还。备遂有荆州江南诸郡。” 《江表传》引曹操给孙权的信件:“赤壁之役,值有疾病,孤烧船自退, 横使周瑜虚获此名。”

【前史上的战“疫”良方】

1、未雨绸缪,未雨绸缪

有瘟疫必定就有防控。

《尚书·说命》有云:“惟事事乃其有备,未雨绸缪。” 《周易·既济卦》的卦辞说:“既济。初吉, 终乱。” 既济卦的卦形是火下水上,为炊薪之象,表明“饮食以之而成,性命以之而济”,即人是靠饮食而生计的。《易传》在解说此卦时说:“水在火上,既济。正人以思患而防备之。”

先秦,中医提出“虚邪贼风,避之有时,避其毒气” 的防备建议。《淮南子·说山训》:“良医者,常治无病之病,故无病;圣人者,常治无患之患,故无患。”

秦汉,每到立夏和崎岖之日,政府和民间都要举办隆重的驱疫活动。

2、清洁饮食,考究卫生

战疫时间,清洁饮食有考究。战“疫”之首,重视环境清洁。《孙子兵法》云:“凡军好高而恶下, 贵阳而贱阴,摄生而处实,军无百疾, 是谓百胜。”

民众健康,始于个人卫生。《论语》说:“鱼馁而肉败,不食。色恶不食。臭恶,不食。” ;正人住口,防患于祸从口入;《礼记》云:“鸡初鸣, 咸盥漱。”;《周礼·秘戏图》说:“女巫掌岁时绂除衅浴。”《楚辞》云:“新沐必弹冠, 新浴必振衣。” ;《汉律》:“吏五日得下沐, 善息以洗沐。”

饮水安全,关乎民生大计。《诗经·豳风》云:“二之日, 凿冰冲冲。三之日,纳于凌阴。” ;《左传》说:“其藏冰也,山人取之,县人传之,于人纳之,隶人藏之。” ;《管子·禁藏篇》说:“当春三月,抒井易水,所以去兹毒也。”;

3、阻隔!划区收治

阻隔,是避免疫病的最好办法。

《易经·兑卦》九四爻辞说:“介疾有喜”。介,便是阻隔。1975年考古工作者在湖北中部发现的云梦秦简, 就记载了对疫疾从发现到陈述到医生检查到阻隔医治的全过程。阻隔的别的几个办法是消毒、燃烧和埋葬。一起树立专门的疫疾医院。汉唐时期就有“患者坊”。 西汉平帝元始二年(公元2 年)夏天, 青州大疫,平帝诏曰:“民疾疫者,舍空邸第,为置医药。”

4、研制药物,精准施救

我国传统医学中关于操控瘟疫的做法有哪些?

张仲景、华佗对疫疾的医治都有独特的见地和奉献。张仲景他的《伤寒杂病论》至今仍然是一部具有强壮生命力的医学文献。在《金匮要略》中, 张仲景创立了世界上较早的病因学说。他提出的依据病况改变确认不同治法, 对辨证医治疫疾有着活跃有用的效果。

两晋葛洪从化学、医学、药物学、摄生学的视点对各种疫疾作了详尽的论说。对后人医治疫疾奠定了坚实的理论和实践根底。

隋唐孙思邈著《千金要方》,对医治疫疾有进一步的开展。

明末吴又可著《瘟疫论》 认为瘟病不同于一般外感, 病因是一种“戾气”经口鼻传入人体,其传变特色为分传表里,与伤寒自表入里者有差异。

清代叶天士、吴菊通在前人的根底上,对疫病的研讨更进一步。知道了流行症的开展规律,然后进行辨证医治。

5、维护生灵,调和共生

人与天然调和共处,古人怎么做?

西周《伐崇令》说:“毋坏屋,毋填井,毋伐树木,毋动家畜。有不如令者,死勿赦。”违者遭到的赏罚很严峻。

春秋,齐国规则山林水泽准时封禁和敞开。《管子·地数》载:“苟山之见荣者谨封而为禁。有动封山者,罪死而不赦。有犯者,左足入,左足断,右足入,右足断。可见其关于违背维护规则处分更是严酷。人们关于生物多样性和野生动物的维护有了较深的知道。

汉代,国家天然资源是遭到政府维护的。据《汉书·宣帝纪》载:“夏六月,诏曰:‘前年夏,神爵集雍。今春,五色鸟以万数飞过属县,飞翔而舞,欲集未下。其令三辅毋得以春夏擿巢探卵,弹射飞鸟。具为令。’”法则可以精确的看出,其时关于大批迁徙的五色鸟,禁绝坏鸟巢、掏鸟蛋,乃至飞石打鸟,是我国最早的维护鸟类的法则。

宋代,公布了《二月至九月禁捕诏》,规则“禁民二月至九月,无得捕猎及敕竿挟弹,探巢摘卵”,并要求“州县吏严饬里胥伺察擒捕,重置其罪,仍令州县于要坏处粉壁,揭诏书示之”。要求底层官吏自动抓捕违禁者,并写在墙上扩展宣扬,影响民众,自觉维护野生动物。

明史,载:“明初,上供简省。郡县供香米、人参、葡萄酒,太祖认为劳民,却之。仁宗初,光禄卿井泉奏,岁例遣正官往南京采玉面狸,帝斥之曰:‘小人不达政大体。朕方下诏,尽罢不急之务以息民,岂以口腹细故,失大信耶!’”

清代皇帝也有一些维护野生动物等的诏书与禁令。《清实录》记载的雍正皇帝禁用象牙制品的工作:雍正看到各地特别是广东进贡到宫里的象牙制品日盛,心里很不是味道,关于滥杀大象而获得的象牙,颇有慨叹,所以在雍正十二年谕旨:“朕与全部用具,但取朴素有用,不尚富丽工巧,屡降谕旨甚明。早年广东曾进象牙蓆,朕甚不取,认为不过偶尔之进献,未降谕旨切戒,今者献者日多,大非朕意。夫以象牙织造为器,或如团扇之类,详细尚小。今制为座蓆。则选材甚多,倍费人工,开奢侈之端矣。等传谕广东督抚,若广东工匠为此,则禁其勿得再制。若从海洋而来,从此摈弃勿买,则制作之风,天然止息矣。”

上游新闻·重庆晨报记者 林祺